关于我们

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北大街28号华利大厦13层

/成功案例/

成功案例 >> 首页

从细微之处入手,任伯琪律师成功辩护,由10年以上改为缓刑。

    初冬季节,天气刚刚转冷,沈阳市北部的一个郊县,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,一名建筑公司老板刘某因为同情供货商张某的妻子夏某(张某在用暴力强奸只有20岁的夏某后,威胁必须嫁给张某,否则,杀害夏某的全家,夏某为了家人的安全,含泪嫁给张某,期间,夏某因为忍受不了张某的虐待,曾两次割腕自杀),两人成为互吐衷肠的情人,在被供货商张某知道后,向刘某勒索400万元巨款,并威胁一周后,如不给钱,就将两人全部杀掉。刘某和夏某知道张某说话是算数的,其有过打打杀杀的经历,有过私藏枪支,两人觉得没有别的办法,要保存自己的额生命,只有采取先下手为强的办法杀死张某,于是,在一周期限的最后一天,刘某让夏某通知张某,钱已经准备好了,刘某要和张某今天晚上单独谈谈,并且让张某顺便把钱取走,地点在县城边上的一个院子里。晚上大约七点钟,张某驾车赶到县城边上的一个独门独院后,趁张某刚进门之际,躲在门后的刘某用扁担将张某打倒,并连续猛击,导致张某死亡。刘某和夏某两个人将张某打死之后,想将尸体运走埋掉,但是,由于两个人都是头一次杀人,内心极度的害怕,已经瘫倒,加上张某的尸体沉重,两人已经无力搬动尸体,只能望着尸体发楞。就这样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,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。夏某无意中想起平时最疼自己的舅舅高某,这个无奈的时刻,只能请自己的舅舅帮助搬运一下尸体了。于是,打电话给高某,说有点事情请舅舅帮忙,电话里不方便说,只能见面说。高某觉得这么晚了,外甥女找自己肯定有急事,就告诉自己的妻子,说出去一下,然后急匆匆驾车赶到现场。一进门,就看到张某的尸体,问怎么回事,夏某就哭着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说他们将张某打死了,想请舅舅帮忙抬一下尸体。高某听了,脑袋翁一声就大了,说,这事你们找我干什么啊?这事要是粘在我身上,那不是粘包赖吗?这时,刘某举着扁担对高某说,你既然知道了,干也得干,不干也得干,反正我们已经杀了一个了,再杀一个也不多,再说,你就帮助抬一下尸体,什么事与你都不相干,人是我们杀的,我们自己承认,到时我们不提你,你也不说,谁也不知道。夏某也在旁边苦苦哀求。高某看到这种情景,唉声叹气,毫无办法,只得说,那就快点搬吧,完事我赶紧回家,让别人知道就完了。

     于是,高某抬头,刘某抬脚,一起把张某的尸体放进张某开来那辆车的后备箱里,然后,刘某开着装有尸体的车在前,高某开自己的车在后,开到县城三十公里外的一个山沟时,刘某下车后,将那辆装有张某尸体的轿车推入山沟里,趁着夜色,高某和刘某就分手了。

   事有凑巧,在第三天的一个早晨,一名放羊的老汉,在赶着羊群在山沟里经过时,发现了这辆已经摔得变形的轿车,以及车里的尸体,赶紧报告给公安机关。公安机关做了现场勘查,进行了走访调查,根据证据,查明了死者是张某,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是刘某和夏某,将两人刑事拘留并逮捕。刘某和夏某归案后,如实供述了事情的经过,包括找高某搬运尸体的经过。当天,公安机关就对高某采取了刑事措施,在审讯时,对高某连续三天采取了刑讯措施,要求高某交待是怎么参与的和如何参与的,以及在这个构成中听到的和看到的。高某实在受不了这些折磨,只能说在搬运尸体时,听到张某喉咙里发出了“咕噜”一声。很快,高某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为由被批准逮捕。

     高某的家人闻听高某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,如晴天霹雳。因为,平时,高某非常老实,都是别人欺负他,他从来没有欺负过别人,更不可能去故意杀人。其妻子为此整天哭泣,认为高某肯定是被冤枉的,眼睛都哭的快失明了。于是,其亲属帮助高某的妻子找到任伯琪律师,希望能替高某辩护。

   任伯琪律师接手案件后,会见了高某,详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  向公安局办案人员了解到高某是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的罪名逮捕的,那么,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,刑期是起刑在十年以上,事情非常严重。  任律师和律师团队冥思苦想,对案件的每一个细节都进行过滤,感到如果高某搬动尸体时,张某还有气儿,说明是一个活着的人,高某涉嫌的罪名就是故意杀人罪;但是如果此时张某如果死了,那么高某搬动的是尸体,就不构成故意杀人罪,起刑就是十年;如果把尸体看作一个证据的话,只能构成毁灭证据罪,刑期在三年以下,缓刑的可能性很大。怎么来证明是活人还是死人呢?警方认为高某是活着的,证据是因为高某供述说听到张某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,说明张某还有气儿;我方怎么证明那时张某已是死人呢?高某说不清楚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,看到张某躺倒地上一动不动,无声无息。但是,高某一进门,夏某就告诉他,他们已经把张某打死了,按照刑诉法的规定,夏某和刘某的供述也是一种证据,他们证明高某进门时,张某已经死了。为了加强主张张某死亡的证明力,作为律师,向市检察机关递交了鉴定申请,鉴定内容是根据张某头部受到如此严重的打击,依据解刨结果,对经过四个小时以后,张某能否生存的鉴定。市检察机关本着科学严肃的精神,邀请有关专家,对张某的解剖结果进行了鉴定,鉴定结论是张某的颅脑在经受如此严重的外力打击后,在经过四个小时后,不可能存活,至于搬动尸体时喉咙里发出的咕噜一声,不排除在搬动尸体时,将死者胃部的空气挤压,通过喉咙排除体外,而发出的声音。

 据此鉴定结果,表明公安机关认定此时张某还活着的证据不足,从而,检察机关在向法院提起公诉时,将罪名改为毁灭证据罪。

      经过法院庭审,任律师从高某行为的社会危害性,刘某的威胁,平时的一贯表现,归案后的悔罪态度,判处缓刑的可能性等多方面,主张对高某判处缓刑为宜。法庭经过合议后,宣判高某帮助刘某和夏某转移张某的尸体,企图毁尸灭迹,犯毁灭证据罪,判有期徒刑二年,缓期三年。高某在释放的那一刻,家人和其紧紧拥抱,热泪流淌,内心感谢律师为其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 本案的惊奇之处,就在于,作为辩护律师,要从细微之处入手,不放过任何对当事人有利的细节,这样才能依据刑事法律规定的特点,将侦查机关提供的证据的唯一性予以排除,使其不能作为定罪证据,才有可能将故意杀人罪改为毁灭证据罪,刑期由十年以上改为三年以下的缓刑。

地址: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北大街28号(华利大厦13层)    shenyang lawyer 邮箱:rbqls@163.com   
版权所有   沈阳律师网      电话:024-88613581 传真:024-22898938-604
技术支持:蓝德科技[蓝德企业网]